文教頻道
飛躍伶仃洋丨新書(shū)《深中通道》作者團隊講述創(chuàng )作心路歷程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4-06-28 來(lái)源:中山+

6月28日,由中山日報團隊創(chuàng )作的長(cháng)篇紀實(shí)作品《深中通道——穿越千年文明,邁向中國式現代化》正式發(fā)布。這是一本借由深中通道勾連城市過(guò)去、現在和未來(lái)的作品,作者團隊以大歷史的敘事,充分觀(guān)照現實(shí),多方位、多角度地記錄了深中通道的前世今生,展現了他們作為專(zhuān)家型記者的深厚功底與責任擔當。

6月28日,由中山日報團隊創(chuàng )作的長(cháng)篇紀實(shí)作品《深中通道——穿越千年文明,邁向中國式現代化》正式發(fā)布。 記者 繆曉劍  攝

讓我們一起聆聽(tīng)他們的創(chuàng )作故事和心得,感受他們筆下深中通道的非凡魅力。

《深中通道——穿越千年文明,邁向中國式現代化》作者團隊。 記者 繆曉劍 攝

吳森林:
發(fā)揮優(yōu)勢,做專(zhuān)家型記者

媒體生態(tài)和輿論格局發(fā)生巨變,媒體從業(yè)者需要建立更多元的視角和方式,來(lái)觀(guān)察、思考社會(huì )動(dòng)態(tài)。特別是當重大事件發(fā)生時(shí),或在某些重要領(lǐng)域,黨媒記者要當仁不讓?zhuān)浞职l(fā)揮自身功底扎實(shí)、體系完整、治學(xué)嚴謹的優(yōu)勢,做一名專(zhuān)家型記者。這也是《深中通道——穿越千年文明,邁向中國式現代化》這本書(shū)的策劃初衷。在一年半的時(shí)間里,創(chuàng )作團隊穿越深中通道,穿越歷史與現實(shí),形成了大量的、珍貴的思考與表達,不僅個(gè)人能力得到鍛煉,團隊水平得到提升,還為新時(shí)代記者堅持深耕內容、全力打造精品提供了可參考范式。伶仃洋風(fēng)起浪涌,大灣區千帆競發(fā),希望大家以后有更多機會(huì ),用手中的筆、鏡頭和攝像機,見(jiàn)證、記錄、參與中山經(jīng)濟社會(huì )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新征程。

楊彥華:
將田野調查與新聞?wù){查相結合

無(wú)論多難,只要是有意義的事,都要咬緊牙關(guān)做下去。在這個(gè)奮斗的過(guò)程中,會(huì )獲得涅磐和新生。

2022年,在大家都還沒(méi)聚焦在這個(gè)事情上時(shí),我們就開(kāi)始了策劃。我們選擇的是新聞人獨有的賽道,定位是通過(guò)梳理歷史,理解事情發(fā)展的邏輯,講述為什么會(huì )產(chǎn)生深中通道的土壤。在此之前,我們通過(guò)了解以及查閱資料,發(fā)現在重大工程創(chuàng )作中一些常用的方法。但是我們沒(méi)有選擇那些常見(jiàn)的方法去專(zhuān)寫(xiě)工程或人物,而是選擇了理性觀(guān)察、理清歷史脈絡(luò )的賽道。

我們堅定地選擇了田野調查和新聞?wù){查的方法,以及大歷史的寫(xiě)法完成了整個(gè)系列。戰勝困難,才可以真正進(jìn)步。通過(guò)這本書(shū),我們擁有了更廣闊的視角。

黃凡:
看似平常最奇崛,成如容易卻艱辛

我是懷著(zhù)敬畏心寫(xiě)作的。作為一名長(cháng)期耕耘政經(jīng)線(xiàn)的記者,我見(jiàn)證著(zhù)中山經(jīng)濟的轉型發(fā)展。我也曾為《中山專(zhuān)業(yè)鎮發(fā)展史》撰文,剖析專(zhuān)業(yè)鎮如何騰飛。但這次的寫(xiě)作范疇更為宏大,探究的問(wèn)題也更為宏大。我們將中山的發(fā)展放置在千年的歷史背景下,去探索怎樣的力量推動(dòng)中山形成了今天的模樣,這是一次非常大膽的嘗試。

我探索的是改革開(kāi)放以來(lái),推動(dòng)中山發(fā)展的力量和走向。我從未如此苦苦思索,既大膽又小心地探尋答案。正如楊彥華所說(shuō),歷史離得越近,越不好寫(xiě)。在時(shí)代的河流中,我取了幾瓢水,希望從這些樣本能?chē)L到河流的味道?!翱此破匠W钇驷?,成如容易卻艱辛”這句話(huà)可以概括我寫(xiě)作時(shí)的心情。

何淼:
創(chuàng )作過(guò)程是一場(chǎng)“雙向奔赴”

這本書(shū)的創(chuàng )作過(guò)程是對超級工程建設的深度探討和記錄。過(guò)去7年多,我深入一線(xiàn)采訪(fǎng),全方位地記錄了這一超級工程的建設和發(fā)展的全過(guò)程,用通俗的語(yǔ)言講述了這項國家重大工程是如何一步步建成的。

這個(gè)創(chuàng )作過(guò)程是一場(chǎng)“雙向奔赴”。在職業(yè)生涯的成熟期,我遇到了這樣一個(gè)世界級的工程,給予我施展才能的舞臺。書(shū)稿創(chuàng )作過(guò)程中,我對7年多的新聞采訪(fǎng)素材進(jìn)行了一次系統的梳理。我更清晰地看到深中通道這個(gè)看似龐大復雜的工程,是如何一步步變?yōu)楝F實(shí)的;我回顧每一位工人、工程師和項目負責人如何全身心投入工作建設中,他們嚴謹的工作態(tài)度和不懈的努力讓人敬佩。我希望通過(guò)這本書(shū),讓更多的人了解這個(gè)超級工程的背后故事和深遠意義。

黃啟艷:
我們完成了這場(chǎng)“壓力測試”

做一線(xiàn)記者多年,總想做點(diǎn)不一樣的。2022年某個(gè)夏天的中午,當彥華提出用大歷史觀(guān)來(lái)解讀深中通道的思路時(shí),我特別興奮,認為這將跳出一般的新聞采寫(xiě)路徑,帶來(lái)不一樣的寫(xiě)作體驗和收獲。頭幾篇稿件出來(lái)后有不同的聲音,但是我始終堅信這是一次有意義的探索,我愿意花費時(shí)間埋首故紙堆,梳理和勾連一段未曾關(guān)注的歷史,并將歷史照進(jìn)現實(shí)。寫(xiě)作過(guò)程是對心智的磨煉,核實(shí)史實(shí)尤其需要耐心和技巧,所幸遇到的人都很友好。這是一項“有難度的寫(xiě)作”,我們都完成了這場(chǎng)“壓力測試”。我覺(jué)得我們未來(lái)還有更多可能。

記者 譚桂華

◆編輯:龍慧◆二審:陳吉春◆三審:周亞平

版權與免責聲明:
① 凡本網(wǎng)注明“來(lái)源”為“中山日報”、“中山商報”、“中山網(wǎng)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視頻,版權均屬中山網(wǎng)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(wǎng)站或個(gè)人未經(jīng)本網(wǎng)協(xié)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(fā)表。已經(jīng)被本網(wǎng)協(xié)議授權的媒體、網(wǎng)站,在下載使用時(shí)必須注明“來(lái)源:中山網(wǎng)”,違者本網(wǎng)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② 本網(wǎng)未注明“來(lái)源”為“中山日報”、“中山商報”、“中山網(wǎng)”的文/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,本網(wǎng)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著(zhù)贊同其觀(guān)點(diǎn)或證實(shí)其內容的真實(shí)性。如其他媒體、網(wǎng)站或個(gè)人從本網(wǎng)下載使用,必須保留本網(wǎng)注明的“來(lái)源”,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。如擅自篡改為“來(lái)源:中山網(wǎng)”,本網(wǎng)將依法追究責任。如對文章內容有疑議,請及時(shí)與我們聯(lián)系。
③ 如本網(wǎng)轉載涉及版權等問(wèn)題,請作者在兩周內速來(lái)電或來(lái)函與中山網(wǎng)聯(lián)系。
聯(lián)系人:陳小姐(電話(huà):0760-88238276)。